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3/10/26

品香悟「道」---莊子「庖丁解牛」寓言談香的「技藝」與香的「道」

品香悟「道」---莊子「庖丁解牛」寓言談香的「技藝」與香的「道」 

從剛開始對香環境的陌生,經過一段時間的經驗累積,摸索探究,自我提昇,逐漸可以熟悉製香的「技藝」,到能完全掌握各種變化,能夠遊刃有餘。由於傳統香的「技藝」上的經驗,更能體會庖丁的心境,並且能思考如何在傳統香的「技藝」上的困境做突破。「庖丁解牛」寓言的意義與功能,可以發揮更高的成效。

在複雜的牛體中運刀而能遊刃有餘的寓意,即在紛紜複雜的社會及工作中,還能自由自在而不損傷精神,確實能提供我們豐富的思想資源。由「技藝」到「道」,是庖丁的心路歷程,文惠君從中了解到養生的道理,可見其中有共通的道理,就製香「技藝」而言,不應該只是單純的「技藝」,而可以提升到「道」的層次,推而廣之,人們不論從事任何職業,都應該要自我提昇「技藝」,以便能達到「遊刃有餘」的境界,「庖丁解牛」的心路歷程實可視為行業發展的典範。

香工藝是以本草天然藥材為主體,將藝術溶於生活以豐富生活的一種人文主張,其目的在於生活而不在於香。從「技藝」層面說,香「技藝」就是用香的「技藝」和品香的「技藝」。其中又以用香的「技藝」為主體,因為只有『用好香』才談得上『品好香』。當然,用香又不僅僅是一個技術問題,「技藝」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便成為一門藝術。

因此,我們不但要處置好一爐香,還要藝術地處置好一爐香。也就是說,對於香的製作,中國古代就已形成了一整套與中醫學說一脈相承的理論,有一個十分成熟完善的「技藝」體系,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密不可分的部分。 中國的傳統香,與中藥的製作很相似,以天然香藥和中藥材為原料,也有各種各樣的配方。 不僅芬芳馥郁,還有清心、安神、開竅等很多養生功能。 人們把傳統香的製作概括為:得之於藥,制之於法,行之於文,成之於心

就是說:傳統香的製作「技藝」,要以本草天然藥材為原料,按照特定的程序和法度來完成,製香的人還要正心誠意,保持良好的心態。 正是由於秉承了這一理念,才使傳統香品不僅成為芳香之物,更成為開慧養生之藥。

香藥:是傳統香最核心的部分,它決定了香氣的特徵、香的功效、以及香的品級和檔次。 包括天然香料和一些中藥材。 天然香料,如沉香、檀香、安息香、乳香、降真香等;中藥材,如遠志、白花、大黃、白芷、丹皮、丁皮等。 由於天然香料基本都收入了中藥材,所以歷史上是不分的,統稱為香藥

不但要掌握香材的鑒別,香具的選擇,以及對天氣、火候、場所等因素的把握,抑或動作規範等「技藝」問題,還要注意用香者在整個操作過程中的藝術美感問題。欣賞用香者的處置香的「技藝」,應該給人以一種美的享受,包括境美、器美、材美和形美。香的處置藝術之美還表現為儀表的美與心靈的美。儀表指用香者的外表,包括容貌、姿態、風度等;心靈是指用香者的內心、精神、思想等,這些都可以通過用香者的設計、動作和眼神表達出來。

香「技藝」與香「道」是兩個內涵有別但卻無法分開的概念。在《莊子》書中,提到由「技藝」至「道」的寓言不少,於此略為探討「庖丁解牛」寓言來呼應「道」與「技藝」的解釋。

 (1)  “庖丁解牛見《莊子·養生主》。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蓋至此乎?”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

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全牛者;三年之後,未嚐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

依乎天理,批大卻,導大窾,因其固然。技經肯綮之未嚐微礙,而況大軱乎!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彼節者有閑,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閑,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然已解,牛不知其死也,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而四顧,為之躊躇滿誌,善刀而藏之。”(《莊子養生主》)

 庖丁關於「道」與「技藝」的解釋:是因為它可以視為整個中國傳統藝術哲學的“原型”,對於整個中國藝術哲學具有奠基作用。文惠君限於世俗眼光,只是驚歎於庖丁的超人之「技藝」;而庖丁則馬上反駁說,他的境界已經遠遠超過了“宰牛之「技藝」”而達到了“宰牛之「道」”,自己已經遠遠不是一個一般意義上的屠夫,而是“遊於藝”的“藝術家”。

接下來,庖丁詳盡地介紹了自己“由「技藝」進「道」”的境界並非憑空地一蹴而就,而是二、三十年間、成千上萬的解牛實踐所造就的。

這個寓言故事隱含的「道」、「技藝」關係是:「道」來自於「技藝」,「技藝」升華於「道」。「道」是抽象的,無法透過感官知覺來掌握,因此必須透過「技藝」才能為人所了解。

「技藝」雖然可以展現「道」,但「技藝」本身不是「道」,就境界層次而言,「道」的境界超越「技藝」的層次,因此庖丁才會說:「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技藝」聯繫著工具材料與人的心理、生理條件,「道」則是物質條件與人的心理、生理條件相結合,由物質向精神轉化的結果,是人的思想與能力的昇華。

由「技藝」至「道」,「道」存乎「技藝」,物與我之間沒有間隔,「道」與「技藝」合而爲一,說明庖丁對技術達於藝術的創作過程的深刻體驗。

在進入「道」的境界時,消解了心與物的對立,也消解了手與心的距離,成爲一種妙合無間的自由人生體驗之過程。


「技藝」爲表現「道」的方式,亦即天「道」寄寓於「技藝」,由「技藝」而達到「道」才能神乎其技,因此「技藝」與「道」是不能斷然分開的。離開了「技藝」這個仲介,無疑是抽掉了悟「道」與入「道」的橋梁。「道」雖然不能離開「技藝」,而且透過「技藝」才能展現「道」,惟就價值與重要性而言,「道」顯然超越「技藝」,故庖丁所好者為「道」而非「技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