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著作人

我的相片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源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的前身是”施金玉三房”

前人蓽路藍縷,“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260年的製香世家傳承至今,經歷過時代的變遷、世代的交替、家族的分家,唯一不變的是 – 對製香業的堅持,在第七代的兄弟分家之後,繼承工廠的老三施起燻先生不得不在”施金玉”的招牌後加了”三房”二字以示區別。

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總算傳承到了第八代~施燁志,一個新人類的手中,他不斷在思考:“傳承與創新”,似矛盾又糾結的概念,一種被現代人快遺忘的古老工業,如何在蛻變之後還保留古老的精髓,如何守住前人的製香堅持再加上更接近現代人生活之品香趣味。

於是,【施金玉沐香齋】終於誕生。

“施金玉”~一個260年的製香世家,代表的是傳承;
“沐香齋”~一個現代人養生香品的創生,代表的是創新;
【施金玉沐香齋】~是傳承與創新的融合;
雖然說是創新,但真正的內涵是”復古”,只是恢復了我們快遺忘了的古代文人品香生活。

孟子愛香,曾說:“香為性性之所欲,不可得而長壽”。孟子不僅喜香,而且闡述了香的道理,認為人們對香的喜愛是形而上的,是人本性的需求。

明屠隆道:
香之為用,其利最薄。物外高隱,坐語道德,焚之可以清心悅神。

四更殘月,興味蕭騷,焚之可以暢懷舒嘯。

晴窗塌帖,揮塵閔吟,溫燈夜讀,焚以遠闢睡魔。

謂古伴月可也。紅袖在側,秘語談私,執手擁護,焚以熏心熱意。

謂士助情可也。塵雨閉窗,午睡初足,就案學書,啜茗味淡,一爐初熱,香藹馥馥撩人。

更宜醉筵醒客。皓月清宵,冰弦曳指,長嘯空樓,蒼山極目,未殘爐熱,香霧隱隱繞簾。

又可祛邪辟穢,隨其所適,無施不可。”

文人們不僅燒香,還要燒出情趣來,燒出意境來,燒出學問來。古代“學界”對香作為“雅文化”與“菁英文化”的品質,同時也把香納入了日常生活的範疇,而沒有使它局限在祭祀、宗教之中,這對香文化的普及與發展都是重要的。

因此,【施金玉沐香齋】要繼續傳承製香的良心,對香的堅持仍是遵照古法,用最天然最單純的原料,加上最真誠的用心,獻給十方眾生,用最真的香獻給仙佛,也要讓現代人重新體認香文化的趣味、深度與美感,進而感受天地造化之美好!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旗艦店

旗艦店/新北市板橋區漢生東路12531(新板大遠百正對面巷子內)


電 話/02-29568333
手 機/0986-813-088

營業時間:早上0930時至晚上2030時公休日為每周日公休

PChome Online
商店街/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http://www.pcstore.com.tw/scymsj/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官網

http://www.scy1756.com.tw/

“施金玉沐香齋”的中藥香特色:
1. 所有中藥香的原料都是採購上等中草藥原材 à 打磨成粉末 à 依照古法配方調配出完美的比例 
2. 完全不添加任何香精、香油、香水、合成香料、石灰、塑化劑、雜木纖維等化學或不必要之添加物
3. 百分之百天然之上等中草藥原料, 含油量高, 藥性純正, 纖維質少, 所以不薰不燥, 不嗆不刺, 味道温和卻濃郁甘醇, 除了主成分的特殊芳香之氣得到充分的發揮之外, 配方的完美比例使得香氣和順, 更創造了豐富的層次。
4. “施金玉沐香齋”天然中草藥配方是除了禮佛、祭祀之外, 一種歡喜、安神、定心、釋放、修補、淨化、淨煞、除穢、去惡、辟邪、養生的生活必需品, 讓我們來體會古代文人的品香生活, 讓現代人在忙於科技與追求效率的緊張生活之餘, 透過好香引領進入更有靈性的空間, 柔化身心, 清淨心靈, 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店家名稱: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

客服中心:

如有問題,請按此 鹿港百年香舖【施金玉沐香齋】客服中心

我們香舖賣的香,材料主要分沉香、檀香、中藥香

如果依照用途和外型、顏色,香又可區分為:線香、臥香、香環、小香盤、微盤、香塔、香珠。
1.
財神香 五形俱足, 升官發財

2.降真香 引降諸真, 去邪化煞 
3.
牡丹香 功名利祿, 富貴吉祥

4. 清淨法喜, 身心舒暢 
5.
靜心除穢, 養神安眠

6.蒼朮香 淨宅化溼, 除惡去窮 
7.
零陵香 消災除障, 修養生息

8.桂花香 貴人貴氣, 宅地生輝 
9.
龍腦香 開竅醒神, 高貴顯逹

 

搜尋文章

2015/12/9

蘭香【沐香齋】天然中藥本草香系列~~《佩蘭》

蘭香【沐香齋】天然中藥本草香系列~~《佩蘭》



 凡說蘭,格古通今,莫不從屈子到孔子:世人皆知余既滋蘭之九畹兮,又夫蘭當為王者香。只是,這兩位先賢說的蘭真的是如今所說的國蘭之蘭嗎?
    
考其淵源,孔子說這話時候的情境再現,是這樣的:孔子周遊列國,諸侯不能用。孔子自衛返魯,過隱穀之中,見香蘭獨茂,喟然歎息道:夫蘭當為王者香,今乃獨茂,與眾草為伍,譬猶賢者不逢時,與鄙夫為倫也。於是止車,援琴而歌,托蘭為辭,自傷不逢時,作《猗蘭操》:蘭之猗猗,揚揚其香。不采而佩,于蘭何傷。

關於這個讓孔子停車作曲的蘭是什麼蘭,李時珍《本草綱目·草部·蘭草》篇上說:熊太古《冀越集》言世俗之蘭,生於深山窮谷,決非古時水澤之蘭也。

《遁齋閑覽》言楚騷之蘭,或以為都梁香,或以為澤蘭,或以為猗蘭,當以澤蘭為正。今人所種如麥門冬者,名幽蘭,非真蘭也。

這一大段的意思是:現在人說的蘭,是生在深山幽谷的蘭花,不是古時水澤濕地邊的蘭草。楚辭離騷中的蘭、傳說中提取都梁香的蘭,就是澤蘭或猗蘭,以澤蘭這個名字為正名。

今天大家種的蘭花,葉子像麥冬的,是幽蘭,不是真蘭(真正的古代人說的蘭)。古代的蘭草,今天俗稱千金草,或者叫孩兒菊。

這裏又出現一個我們熟悉的名詞:都梁香。南北朝時吳鈞的《行路南》裏有博山爐中百合香,郁金蘇合及都梁

《諸經要集》中說:一都梁香,二藿香,三艾香,合三種草香挼而漬之,此則青色水。四月初八浴佛節,這一天寺院要取五色香水灌沐佛像。青色水之一來自都梁香,需要用澤蘭來浸。
    
用澤蘭浸水浸油,得到的有香氣的水和油。這香水香油在最初並不是用來浴佛,而是美容美髮。這有一個專用的名詞:蘭澤、蘭膏,孟暉的《貴妃的紅汗》一書裏對此有詳細的介紹:宋玉《神女賦》中已有沐蘭澤,含若芳的形容……蘭澤製作的基本原理,是把蘭草放入油裏浸潤,讓香精浸到油中,所以庾信《鏡賦》中有澤漬香蘭之句。由此推論,屈原的余既滋蘭之九畹兮,並不是種來看的,而是有所用。
    
吳其浚在《植物名實圖考》中說:蘭草……此草竟體芬芳,與澤蘭同功並用……香能去穢,辛可散鬱,較之甌蘭諸品,為益孰多?彼一莖一花、數花者,露珠一干,清香頓歇,茅葉肉根,都無氣味,歸之群芳,以悅目鼻。甌蘭便是春蘭、蘭花。在他看來,春蘭茅葉肉根,哪里比得上佩蘭一絲一毫。他還為蘭草之名為甌蘭所奪憤憤不平,甌東魚魫之花,徒以異馥,篡此香名。

又說蘭草當為王者蘭,乃與眾草伍。蘭不逢時,與人何異?其悲憤之情,躍然紙上。末了又說:本草亦載蘭湯,今之蘭豈能浴?

聞香祛病的疾病防治方法在我國由來已久,著名醫藥學家華佗、孫思邈、李時珍都有用芳香類中藥治療頭頸部疾病的記載。

戰國末期楚國愛國詩人屈原在《離騷》中寫下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這樣一句。

這不禁讓我們思考,江離、辟芷、秋蘭都是香草的名字,詩人將這些象徵美好的香草披戴在身上,除了寄託高潔、高遠的志向,是不是還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調節身心的作用呢?

佩蘭之名,見於《本草再新》。從現時實際用藥品種來看,頗與古本草之“蘭草”相符。

《離騷》中提到的這三種香草都是常見的芳香類中藥。江離即是中藥川芎,《神農本草經》記載:芎氣味辛、溫,無毒。主中風入腦,頭痛,寒痹,筋攣緩急,金瘡,婦人血閉無子。

辟芷即是中藥白芷,《本草綱目》記載:治鼻淵、鼻衄、齒痛、眉棱骨痛,大腸風秘,小便出血,婦人血風眩運,翻胃吐食……”,並能長肌膚,潤澤顏色,可作面脂,是古代美容方中常用藥物。

秋蘭即是歷史上常與白芷配對的惠蘭,是我國的珍稀物種。蘭草中亦有很多種類能夠入葯,元代名醫朱丹溪就有說過:蘭葉秉金水之氣而似有火,人知其花香之貴,而不知其葉有藥方。蓋其葉能散久積沉鬱之氣,甚有力。

《神農本草經》指出,蘭草有益氣輕身的功效,澤蘭有活血利水的作用,而發揮作用的關鍵正在於疏理肝脾關係。脾喜芳香,肝宜辛散,其中蘭草走氣分,澤蘭走血分,前者為消渴良藥,後者為婦人要葯。兩者對於調節女性肝鬱氣滯、月經不調、痛經閉經以及情志不遂具有不錯療效。

佩蘭是菊科植物佩蘭(蘭草)的地上部分,又名雞骨香、水香。《神農本草經》記載:主利水道,殺蠱毒,辟不洋。久服益氣,輕身不老,通神明。這裡指出佩蘭具有利水、驅毒、辟穢、醒腦的功效。



《本草經疏》又記載:開胃除惡,清肺消痰,散鬱結。以佩蘭全草入葯,能夠解熱清暑、化濕健胃、和胃止嘔。我國迄今為止最早的保健葯枕從馬王堆一號漢墓中出土,作為葯枕主要填充物的佩蘭引起了學術界的廣泛關注。

佩蘭在古代又稱醒頭草,將其置於枕芯內可以起到芳香行散、開竅提神的作用,有助於治療鼻塞、神經性頭痛、感冒性頭痛。

按“蘭草”《神農本草經》列於上品,《本草綱目》列入草部芳草類。在植物描述方面,蘇恭曰:“蘭即蘭澤香也,圓莖紫萼,八月,花白,俗名蘭香,煮以洗浴,生溪澗水旁,人間亦多種之,以飾庭池”。

陳藏器曰“蘭草與澤蘭二物同名。……生澤畔,葉光潤,陰小紫,五月六月采,陰乾,婦人和油澤頭,故雲蘭澤……”。

韓保昇曰“生下濕地,葉似澤蘭,尖長有歧,花紅白色而香”。李時珍曰:“蘭草,澤蘭一類二種也,俱生水旁下濕處,二月宿根生苗成叢,紫莖素枝,赤節綠葉,葉對節生,有細齒,但以莖圓節長,而葉光有歧者為蘭草;莖微方,節短而葉有毛者為澤蘭……”。

而《植物名實圖考》之附圖,確為今之佩蘭無疑。古時佩蘭、澤蘭常相混淆,而李時珍按其不同形態,明顯區分出澤蘭與蘭草實為二物。

 佩蘭就是菊科植物中的蘭草,是非常常見的一種香草。因為它氣香如蘭,佩戴它可以芳香辟穢,因此稱為佩蘭。

佩蘭不僅芳香,也有很好的藥用價值。它性平味辛,能芳香化濕,醒脾和胃,清暑辟穢,可以治療頭暈、胸痞、嘔吐及水濕內阻等病。

用它做香枕,既有芳香化濕和抑菌消毒辟穢的作用,又具養血安眠之功效。因此,古時又稱它叫“醒頭草”。是一種非常適合貼身佩掛枕靠的有芬芳氣味的藥草。

恰如孔子所唱:蘭之猗猗,揚揚其香。不采而佩,于蘭何傷。今天之旋,其曷為然。也如屈原之歌:余既滋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畦留夷與揭車兮,雜杜衡與芳芷。冀枝葉之峻茂兮,原俟時乎吾將刈。雖萎絕其亦何傷兮,哀眾芳之蕪穢。世道再艱難,君上再昏庸,小人再得志,都不能改變有品格之人的節操。在遙遠的時空裏,不同的境遇命運、不同的山川大澤,面對相同的澤蘭芳草,屈原和孔子的心靈是相通的。

草木之於先民,草木之於今人,在我看來,詩歌最能夠承載它的天然秉性,唯有詩歌最能釋木。每一種草木的根部,都活著人性的善惡美醜,因此才有《楚辭》以香草君子、以惡木比小人的借喻。

浴蘭湯兮沐芳,華采衣兮若英。——《楚辭·九歌·雲中君》

佩蘭,即《詩經》裏的,《毛詩傳》和《楚辭》裏的,《神農本草經》裏的蘭草,菊科,與蘭花無關。

其名源自《離騷》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楚辭》裏列之為香草。

《本草綱目》曰:蘭可佩,可浴,可紉。這充分說明佩蘭和日常生活的關係。
屈子芳菲,身佩香茅蘭草,特立獨行于楚天之下,也只有他的美德能配此殊卉。

《荊楚歲時記》:五月五日,謂之浴蘭節。而屈原的《九歌雲中君》亦有浴蘭湯會沭芳之句,可見在屈原生前就有端午節的習俗。

是日競采雜藥,可治百病煎蘭劃湯沐浴以祛病即蘭草,又名香草、醒頭草。

《淮南子》雲:其葉似菊,女子、小兒喜佩之,故又名佩蘭。民間流傳有端午節,天氣熱;五毒醒,不安寧的諺語,因為從時令上看盛夏即將來臨,百蟲滋生,疾病流行,易發瘟疫(傳染病),故防疫禳災成為端午節俗的主要內容,可見端午時節話佩蘭正當其時。

秋蘭即是歷史上常與白芷配對的惠蘭,是我國的珍稀物種。蘭草中亦有很多種類能夠入葯,元代名醫朱丹溪就有說過:蘭葉秉金水之氣而似有火,人知其花香之貴,而不知其葉有藥方。蓋其葉能散久積沉鬱之氣,甚有力。



《神農本草經》指出,蘭草有益氣輕身的功效,澤蘭有活血利水的作用,而發揮作用的關鍵正在於疏理肝脾關係。

脾喜芳香,肝宜辛散,其中蘭草走氣分,澤蘭走血分,前者為消渴良藥,後者為婦人要葯。兩者對於調節女性肝鬱氣滯、月經不調、痛經閉經以及情志不遂具有不錯療效。

佩蘭之名始於《本草再新》,《神農本草經》謂之蘭草,列為上品,藥用菊科植物蘭草的莖葉,為中醫臨床常用藥之一。

在我國分佈極廣,全國各地均產,多年生草本,多生長在池澤、溪澗水旁,夏、秋季採收,割取地上部分。佩蘭有良好的化濕解暑之功效。佩蘭氣味芳香,性平味辛,歸脾胃經。辛能發散,香能去穢,故有化濕解暑的功效。

《中藥志》:發表祛濕,和中化濁,治傷寒頭痛;無汗發熱,胸悶腹滿,口中甜膩,口臭。可治濕阻脾胃之證,每與藿香相須為用,並配伍蒼術、厚樸等。因其能化濕,且性平而不溫燥,脾經濕熱,口中甜膩、多涎、口氣腐臭者,也可適用。本品辛香發散,可用於外感暑濕或濕溫初起,治療無汗發熱,胸悶腹滿。

藿香與佩蘭多相須使用,藿香祛濕解暑之功與佩蘭相似。但二藥相比,藿香微溫,發表解暑,化濕開胃,理氣止嘔;而佩蘭性平,發表散邪理氣止嘔不及藿香,然開胃運脾,消口中粘膩或除口臭之功則優於藿香。

現代藥理研究發現,佩蘭含有多種揮發油,具有祛痰和消炎作用,對流感病毒有直接抑制作用,臨床報導使用佩蘭水蒸餾液治夏季感冒療效較好,單方佩蘭治療慢性氣管炎有一定療效。

藥枕:佩蘭古時又稱為醒頭草,將佩蘭至於枕芯做內枕,可起到芳香行散,開竅提神之功效,有助於治療鼻塞、神經性頭痛、感冒性頭痛。

香囊:佩蘭放入香囊內佩帶具有芳香化濁辟穢的功效,可以預防多種呼吸道疾病。我國民間端午節佩香囊的習俗極為古老,馬王堆漢墓中出土的文物中的香囊中就有中藥佩蘭。

文獻論述


1、《本草綱目》:按《素問》雲,五味入口,藏於脾胃;以行其精氣,津液在脾,令人口甘,此肥美所發也,其氣上溢,轉為消渴,治之以蘭,除陳氣也。王冰注雲,辛能發散故也,李東垣治消渴生津飲用蘭葉,蓋本於此。蘭草、澤蘭,氣香而溫,味辛而散,陰中之陽,足太陰、厥陰經藥也。脾喜芳香,肝宜辛散,脾氣舒,則三焦通利而正氣和;肝鬱散,則營衛流行而病邪解。蘭草走氣道,故能利水道,除痰癖,殺蠱辟惡,而為消渴良藥;澤蘭走血分雖是一類,而功用稍殊,正如赤白茯苓、芍藥,補瀉皆不同也。雷敩言雌者調氣生血,雄者破血通積,正合二蘭主治。大澤蘭之為蘭草,尤可憑據。血生於氣,故曰調氣生血也。

2、《本草經疏》:肺主氣,肺氣鬱結,則上竅閉而下竅不通,胃主納水穀,胃氣鬱滯,則水穀不以時化而為痰癖,蘭草辛平能散結滯,芬芳能除穢惡,則上來諸證自瘳,大都開胃除惡,清肺消痰,散鬱結之聖藥也。

3、《要藥分劑》:蘭草,為消痰除惡、散郁解結之品,《內經》消渴治之以蘭,除陳氣也。蓋消渴由邪熱鬱結於胃,蘭能除陳氣。可知蘭草固以蕩滌為功,肅清腸胃者也。

4、《本草便讀》:佩蘭,功用相似澤蘭,而辛香之氣過之,故能解鬱散結,殺蠱毒,除陳腐,濯垢膩,辟邪氣。至於行水消痰之效,二物亦相仿耳,但澤蘭治水之性為優,佩蘭理氣之功為勝,又為異也。

5、《神農本草經》:“主利水道,殺蠱毒,辟不祥。久服益氣,輕身不老,通神明。”

6、《雷公炮炙論》:生血,調氣與榮。

7、《名醫別錄》:除胸中痰癖。

8、《開寶本草》:煮水以浴,療風。

9、李杲:生津止渴,潤肌肉。治消渴膽(膽字疑為脾字)癉。

10、《本草綱目》:消癰腫,調月經。

11、《現代實用中藥》:為芳香性健胃、發汗、利尿藥。用於冒寒性頭痛,鼻塞,神經性頭痛,傳染性熱病,腹痛,腰腎痛,結石等。

12、《中藥志》:發表祛濕,和中化濁。治傷暑頭痛,無汗發熱,胸悶腹滿,日中甜膩,口臭

13、李當之《藥錄》:蘭草是今人所種都梁香草也,澤蘭亦名都梁香。

14、陸璣《詩疏》:蕳,即蘭,香草也。其莖葉似藥草澤蘭,但廣而長節,節中赤,高四、五尺。藏衣著書中辟白魚也。

15、《本草拾遺》:蘭草,生澤畔。葉光潤,根小紫,五月、六月采,陰乾。婦人和油澤頭,故雲蘭澤,李雲都梁是也。蘇(敬)注蘭草雲,八月花白,人多種于庭池,此即澤蘭,非蘭草也。澤蘭葉尖,微有毛,不光潤,方莖紫節,初采微辛,幹亦辛,入產後補虛用之,已別出中品之下,蘇乃將澤蘭注於蘭草之中,殊誤也。

16、《蜀本草》:《圖經》雲,蘭草葉似澤蘭,尖長有歧,花紅白色而香,生下濕地。

17、《開寶本草》:別本注雲,葉似馬蘭,故名蘭草,俗呼為燕尾香,時人皆煮水以浴療風,故又名香水蘭。陶雲煎澤草,《唐》注雲蘭澤香,並非也。

18、《本草綱目》:蘭草、澤蘭,一類二種也。俱生水旁下濕處,二月宿根生苗成叢,紫莖素枝,赤節綠葉,葉對節生,有細齒,但以莖圓節長而光有歧者為蘭草,莖微方、節短而葉有毛者為澤蘭。嫩時並可挪而佩之,八、九月後漸老,高者三、四尺,開花成穗,如雞蘇花,紅白色,中有細子。

雷敩《炮炙論》所謂大澤蘭,即蘭草也,小澤蘭即澤蘭也。諸家不知二蘭乃一物二種,但功用有氣血之分,故無定指。

佩蘭是菊科植物佩蘭(蘭草)的地上部分,又名雞骨香、水香。

《神農本草經》記載:主利水道,殺蠱毒,辟不洋。久服益氣,輕身不老,通神明。這裡指出佩蘭具有利水、驅毒、辟穢、醒腦的功效。

《本草經疏》又記載:開胃除惡,清肺消痰,散鬱結。以佩蘭全草入葯,能夠解熱清暑、化濕健胃、和胃止嘔。

我國迄今為止最早的保健葯枕從馬王堆一號漢墓中出土,作為葯枕主要填充物的佩蘭引起了學術界的廣泛關注。

佩蘭在古代又稱醒頭草,將其置於枕芯內可以起到芳香行散、開竅提神的作用,有助於治療鼻塞、神經性頭痛、感冒性頭痛。

佩蘭全草含揮髮油約1.5%2%,氣味特別芳香,加之其性平味辛,具有很好的芳香化濕、醒脾和胃、清暑辟穢作用。

本草綱目 草部卷十四 草之三
釋名
(音閑)、水香(《本經》)、香水蘭(《開寶》)、女蘭(《綱目》)、香草(《綱目》)、燕尾香(《開寶》)、大澤蘭(《炮炙論》)、煎澤草(弘景)、蘭澤草(《唐本》)、省頭草(《綱目》)、都梁香(李當之)、孩兒菊(《綱目》)、千金草。
       
志曰葉似馬蘭,故名蘭草。其葉有歧,俗呼燕尾香。時人煮水以浴,療風,故又名香水蘭。藏器曰蘭草生澤畔,婦人和油澤頭,故雲蘭澤。

盛弘之《荊州記》雲都梁有山,下 時珍曰都梁即今之武岡州也,又臨淮盱眙縣亦有都梁山,產此香。蘭乃香草,能辟不祥。

陸璣《詩疏》言鄭俗,三月男女秉 于水際,以自祓除。蓋蘭以闌之, 以閑之,其義一也。

《淮南子》雲男子種蘭,美而不芳。則蘭須女子種之,女蘭之名,或因乎此。其葉似菊,女子、小兒喜佩之,則女蘭、孩菊之名,又或以此也。

《唐瑤經驗方》言江南人家種之,夏月采置發中,令頭不 ,故名省頭草。其說正合煎澤之義。古人蘭蕙皆稱香草,如零陵香草、都梁香草。後人省之,通呼為香草爾。近世但知蘭花,不知蘭草。惟虛谷方回考訂,極言古之蘭草即今之千金草,俗名孩兒菊者,其說可據。詳下正誤。
      
集解
《別錄》曰蘭草生太吳池澤,四月、五月采。
       
弘景曰方藥俗人並不識用。太吳應是吳國太伯所居,故呼太吳。今東間有煎澤草,名蘭香,或者此也。李當之雲是今人所種都梁香草也。澤蘭亦名都梁香。
       
恭曰蘭即蘭澤香草也。圓莖紫萼,八月花白。俗名蘭香,煮以洗浴。生溪澗水旁,人間亦多種之,以飾庭池。陶所引煎澤草、都梁香者是也,而不能的識。
      
 保升曰生下濕地,葉似澤蘭,尖長有歧,花紅白色而香。
       
藏器曰蘭草、澤蘭二物同名,陶不能知,蘇亦浪別。蘭草生澤畔,葉光潤,陰小紫,五月、六月采陰乾,即都梁香也。澤蘭葉尖微有毛,不光潤,莖方節紫,初采微辛,幹之亦辛。蘇雲八月花白者,即澤蘭也,以注蘭草,殊誤矣。
       
時珍曰蘭草、澤蘭一類二種也。俱生水旁下濕處。二月宿根生苗成叢,紫莖素枝,赤節綠葉,葉對節生,有細齒。但以莖圓節長,而葉光有岐者,為蘭草;莖微方,節短而葉有毛者,為澤蘭。嫩時並可 而佩之,八、九月後漸老,高者三四尺,開花成穗,如雞蘇花,紅白色,中有細子。雷 《炮炙論》所謂大澤蘭,即蘭草也;小澤蘭,即澤蘭也。《禮記》佩蘭 ,《楚辭》紉秋蘭以為佩,《西京雜記》載漢時池苑種蘭以降神,或雜粉藏衣書中辟蠹者,皆此二蘭也。今吳人蒔之,呼為香草,夏月刈取,以酒油灑制,纏作把子,貨為頭澤佩帶,與《別錄》所出太吳之文正相符合。諸家不知二蘭乃一物二種,但功用有氣血之分,故無定指,惟寇氏、朱氏之誤尤甚,故考證於下。或雲家蒔者為蘭草,野生者為澤蘭,亦通。
       
正誤
寇宗 蘭草諸家之說異同,乃未的識,故無定論。今江陵、鼎、澧州山谷之間頗有之,山外平田即無,多生陰地幽谷。葉如麥門冬而闊且韌,長及一、二尺,四時常青。花黃綠色,中間瓣上有細紫點。春芳者為春蘭,色深;秋芳者為秋蘭,色淡。開時滿室盡香,與他花香又別。
       
朱震亨曰蘭葉稟金水之氣而似有火,人知其花香之貴,而不知其葉有藥方。蓋其葉能散久積陳鬱之氣甚有力,即今之栽置座右者。
       
時珍曰二氏所說,乃近世所謂蘭花,非古之蘭草也。蘭有數種,蘭草、澤蘭生水旁,山蘭即蘭草之生山中者。蘭花亦生山中,與三蘭迥別。蘭花生近處者,葉如麥門冬而春花;生福建者,葉如菅茅而秋花。黃山谷所謂一干一花為蘭,一干數花為蕙者,蓋因不識蘭草、蕙草,遂以蘭花強生分別也。蘭草與澤蘭同類,故陸璣言蘭似澤蘭,但廣而長節。

《離騷》言其綠葉紫莖素枝,可紉可佩可藉可膏可浴。

《鄭詩》言士女秉;

應劭《風俗通》言尚書奏事,懷香握蘭。

《禮記》言諸侯贄薰,大夫贄蘭。

《漢書》言蘭以香自燒也。若夫蘭花,有葉無枝,可玩而不可紉佩藉浴秉握膏焚。

故朱子《離騷辨證》言古之香草必花葉俱香,而燥濕不變,故可刈佩。今之蘭蕙,但花香而葉乃無氣,質弱易萎,不可刈佩,必非古人所指甚明。古之蘭似澤蘭,而蕙即今之零陵香。今之似茅而花有兩種者,不知何時誤也?
       
熊太古《冀越集》言世俗之蘭,生於深山窮谷,決非古時水澤之蘭也。

《遁齋閑覽》言楚騷之蘭,或以為都梁香,或以為澤蘭,或以為猗蘭,當以澤蘭為正。今人所種如麥門冬者,名幽蘭,非真蘭也。

故陳止齋著《盜蘭說》以譏之。

方虛谷《訂蘭說》言古之蘭草,即今之千金草,俗名孩兒菊者。今之所謂蘭,其葉如茅而嫩者,根名土續斷,因花馥鬱,故得蘭名也。楊升庵雲世以如蒲萱者為蘭,九畹之受誣久矣。

又吳草廬有《蘭說》甚詳,雲蘭為醫經上品之藥,有枝有莖,草之植者也。今所謂蘭,無枝無莖,因黃山谷稱之,世遂謬指為《離騷》之蘭。

寇氏《本草》亦溺於俗,反疑舊說為非。夫醫經為實用,豈可誤哉?今之蘭,果可利水殺蠱而除痰癖乎?其種盛于閩,朱子乃閩人,豈不識其土產而反辨析如此?世俗至今猶以非蘭為蘭,何其惑之難解也?嗚呼!觀諸儒之明析如此,則寇、朱二氏之誤可知,而醫家用蘭草者當不復疑矣。

欽定四庫全書香乘卷四明 周嘉冑 ---都梁香考證三則


01都梁香,曰蘭草、曰蕳、曰水香、曰水香蘭、曰女蘭、曰香草、曰燕尾香、曰大澤蘭、曰蘭澤草、曰煎澤草、曰省頭草、曰孩兒菊、曰千金草、均別名也 

02都梁縣有山,山下有水清淺,其中生蘭草,因名都梁香 。盛弘之《荊州記》

03 ,蘭也。詩:方秉蕳兮 。《爾雅翼》雲:莖葉似澤蘭,廣而長節,節中赤,高四五尺 ,漢諸池館及許昌宮中皆種之 ,可著粉,藏衣書中辟蠹者 ,今都梁香也 。《稗雅廣要》

都梁香辯
都梁香,蘭草也。《本草綱目》引諸家辯證,疊疊千百餘言一,皆浮剽之論。蓋蘭類有別,古之所謂可佩可紉者是蘭草,澤蘭也 

蘭草,即今之孩兒菊 ,澤蘭,俗呼為奶孩兒,又名香草,其味更酷烈,江淮間人夏月采嫩莖,以香發 

今之蘭者,幽蘭,花也。蘭草、蘭花,自是兩類。

蘭草、澤蘭,又亦異種。蘭草,葉光潤,根小紫,夏月采,陰乾,即都梁香也 
古今採用自殊,其類各別,何煩冗緒。而藒車、艾蒳、都梁俱小草,每見重於標詠。
所謂:五木香,迷迭、艾蒳、及都梁 ’是也。


『資料來自網路』